湖南人大融媒體中心>市縣人大>郴州>工作動態>正文

臨武人大:四級代表十年聚力成正果

來源:臨武人大 作者:王鐘洪 編輯:黃飛飛 2022-08-08 16:12:02
湖南人大微信
公眾號二維碼
—分享—

“湘江源頭淘家河臨武縣出境斷面水質由劣V類轉為IV類”,“臨武縣2022年1-5月份生態環境工作全市排名第一”,當湖南省郴州市生態環境局臨武分局局長郭飛匯報到這兩句話時,視察調研座談會上掌聲經久不息。這是7月底,臨武縣四級人大代表聯動履職——視察三十六灣重金屬治理及生態修復工作情況的動人一幕。

f4d885a97059368c7eea0978be8be40.jpg

該縣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譚曉亮說,代表們的掌聲是對各級政府多年來的重視的高度認可,也是對駐臨武縣全國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和臨武本級人大代表多年來努力履職的充分肯定。為了這么一個成果,臨武各級人大代表十年聚力終成正果。

三十六灣位于湖南省臨武縣西北部山區香花鎮、麥市鎮、萬水鄉境內,位于淘家河的上游,屬于湘江源頭之一。三十六灣礦產資源豐富、采礦歷史悠久,礦區面積48平方公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礦鼎盛時期號稱“小香港”,“十萬大軍”從事礦產行業,吸引無數淘金者前赴后繼。然而,在工業文明的巨大暴利驅動下,這里成了掠奪資源的戰場。繁華的背后,污染觸目驚心,臨武縣出境水馬家坪斷面水質長期劣V類,作為湘江源頭,淘家河的污水自然對湘江造成了嚴重的影響。生態的破壞、環境的污染、治安的隱患,各類問題層出不窮。如何規范礦業經濟、如何治理流域污染、如何保護生態環境成了臨武縣各級人大代表關注的焦點。

從全國人大代表到省、市、縣人大代表,大家目光聚集到三十六灣治理上來。全國人大代表胡建文在2009年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提出《關于對臨武縣礦山生態環境治理工程予以立項支持的建議》,并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的調研座談會上大聲呼吁,三十六灣不治理,湘江治理就是一句空話,三十六灣不治理,長江流域保護效果也將大打折扣。省人大代表尹夏生、歐愛國、朱天林多次在省人代會上提議,加大三十六灣礦區治理,切實解決湘江源頭重金屬污染問題。市人大代表雷滿生、鄧圣武等人多次在市人大會上提議,把三十六灣治理作為郴州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示范區的重中之重,只有三十六灣的重金屬污染問題得到解決,郴州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示范區水資源可持續利用項目的驗收才更具有典型的推介的意義。而縣人大代表更是逢會必講,三十六灣的重金屬污染治理、三十六灣山水林田湖草項目建設、三十六灣生態修復工程……代表們一樁樁、一件件建議匯集成了強大的合力,為三十六灣的治理工作提供了強大的助力,得到了各級政府的高度重視。

4e9b9cbbaf8db1757fc13206e6e4474.jpg

十余年來,從中央到地方,為臨武縣三十六灣地區治理安排19個項目均已完工,投入項目資金達到11.3億元,治理效果立竿見影,湘江源頭淘家河臨武縣出境斷面水質消劣,由劣V類轉為IV類,臨武縣環保工作十余年來第一次排名全市第一,壓在臨武頭上的環保問題,終于全面緩解。三十六灣不再是臨武縣頭上的一座大山,而是一張閃亮的名片。

“曾經的三十六灣是山體千瘡百孔,植被破壞嚴重,廢渣隨處可見,污水四處橫流,空氣污濁不堪”,省代表歐愛國說:“沒想到現場完全改變了我的看法,山清水秀、空氣清新、環境優美、景色怡人,過去的亂象完全沒了蹤影,怎么也想象不出這里是一個礦區”。

“不敢相信”,曾經在十多年前上過三十六灣的市人大代表何章軍說,“不是曾經來過這里,根本不敢相信這里會是傳說中的三十六灣”。

“三十六灣議題,一直是臨武四級人大代表的共同話題,一直是臨武縣四級人大代表在各級人代會上的關注焦點”,該縣人大常委會辦公室的同志介紹說:“每年縣人大常委會都會采用視察、調研、聽取專項匯報等方式,關注三十六灣的治理工作;每年各級人大代表都會拿三十六灣說事,三十六灣的治理似乎成了縣人大常委會和縣人大代表履職工作的一個必選題”。

“功夫不負有心人,十年磨劍成正果,但是這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譚曉亮說:“三十六灣治理的成績有目共睹,但是三十六灣存在深層次問題和歷史欠賬,還需要我們各級人大代表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深入貫徹到履職的全過程中去,通過更深入的調研、更大聲地呼吁、更強力的推動,為臨武發展貢獻人大力量”。

來源:臨武人大

作者:王鐘洪

編輯:黃飛飛

欧美疯狂操逼